朝闻夕死:

睁开眼的时候 似乎听见了

耳边淅淅沥沥的雨声

脑海中浮现起 黎明前夜里

太阳应该升起的位置

不相称的大黑伞

在微亮的天空下

如果伸出手的话

就变成了微小的黑暗

近在咫尺的身影 却是久远的谎言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 良好的睡眠是抚平情绪褶皱的熨帖,无论入睡前多么困难,泪流满面或是心乱如麻,夜间被多少梦魇纠缠,多少黑暗蹂躏——只要醒来,在清晨的微曦中睁开眼,揉揉头发,抚摸自己的脖颈,看看天气,就有了十足的勇气与完美的心情,去面对着看起来似乎和昨天并无二样的一天。

  mornin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nico是98年的老歌,日式民谣小清新,与阳光明媚的早晨完美配搭。

  爱你们

  再一遍Morning

旅行精选:

舒小简:

稻城金山小合集。

P2-P3:央迈勇

P4-P5:夏诺多吉


走过地方这么多,还是四川最漂亮。

发现秘境也好些了,却还是得承认:

景致最好的,还真是那些最有名、最烂俗的地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过来呀~

公众号:舒小简(shuxiaojian1993)

后台回复关键词“川西”试试~


【繁星】光阴 Episode 22

关于单纯 一样的看法

黑色纸鸢_BK:



*繁星,HE


*恋爱长跑,甜暖




Episode 22


 


寒假的第一周,吴亦凡去了张艺兴家。虽说不是正式意义上的见家长,小学弟也围在身边嚷嚷了好几天要他放轻松,可吴亦凡还是格外紧张,生怕自己讨人嫌。他和张艺兴可不一样,小学弟开朗又活泼,整天挂着颗甜甜的酒窝,到哪儿都是大人们一定会喜欢的孩子。


而相比之下,从小就与长辈缺少交流的吴亦凡则对自己十分没有自信,因为家庭原因,他成熟得太早,表现而出的懂事或许可以让他成为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,但却未必会受到打从心底的宠爱和喜欢。


吴亦凡局促不安地坐在张艺兴家客厅里,双手不停地在大腿上焦虑地磨蹭,脊背挺得笔直,视线僵硬地锁定在玻璃茶几上的果盘上。那还是他来时特意买的登门礼,来开门的小学弟被他拿捏在手里的两大袋水果给吓懵了,还是张妈妈一边夸着人懂事,一边将吴亦凡请进了家门。


小学弟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要不是提前说明白,他还以为吴亦凡是来登门出柜、提亲的,明明不是正式拜访,却硬是被这人弄得像是见家长。正值寒假,身为中学教师的张爸爸也在家,张妈妈削了水果,四个人围坐在客厅里聊着天。毕竟是第一次见面,家长总有问不完的好奇心,诸如两人是怎么认识的,平时关系怎么样等等,张妈、张爸问一句,吴亦凡就机械地回答一句。


虽然知道这都是没什么深意的拉拉家常,可看到吴亦凡无比严肃地僵坐在那里,张艺兴总有一种微妙的吐槽欲望和几分幸灾乐祸,却又不能在父母面前表现得太过明显,只好窝在沙发的一角,低头拼命忍笑。


聊了好一会儿后,张妈妈才觉出气氛过于拘谨,以为是长辈在,小孩子们放不开,便催促着张艺兴将人带到卧室去温习功课。本来张艺兴就是借着寒假作业有不懂的题目,请学长来指导的借口把吴亦凡请上了门。


一进卧室,小学弟便控制不住地笑倒在小小的单人床上,“哎哟喂,你那是干什么呀,不是说了什么都不用带的嘛,刚刚好尴尬啊,哈哈哈哈……”


看着小孩笑得直在床上打滚,吴亦凡满脸无奈,侧躺到张艺兴身边,大手捂上小学弟笑得直发抖的肚子,“你还笑,我都快紧张死了,什么都不带总说不过去啊。”吴亦凡一手撑着脸颊,一手轻拍张艺兴的腹部,“你觉得你爸妈喜欢我吗?”他揣着颗担忧的心问道。


小学弟终于良心发现地笑停了,抿着个小酒窝仰躺在床上,冒着蜜糖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吴亦凡,“喜欢。”他甜甜地说道,虽然心里腹诽着就见了一次面哪能那么轻易地说喜不喜欢啊,不过面上还是想要给绷紧了神经的恋人一点鼓励,“我喜欢,他们就喜欢。”张艺兴搂上吴亦凡的脖颈,起身主动亲了亲对方的嘴唇,才躺回床上就被吴亦凡搂上腰,半压在身下讨要了一个更深入的亲吻。


 


这是吴亦凡第一次进张艺兴的房间,和自己过于成人、古典的卧室不同,张艺兴的卧室里透露着满满的学生气,从沙发上胡乱堆放的衣服到橱柜里收藏的各种模型玩具,还有一台打游戏必备的台式机和桌上随意摆放的几本参考书,都是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最常见不过的房间摆设。


可因为是张艺兴的私人空间,落进吴亦凡眼里却有别样的味道。在小学弟有些害羞的目光下,他依依打量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张艺兴说他怎么像是在参观美术馆一样,明明自己的房间没有任何有意思或特别的地方,起码没吴亦凡房间墙上那价值数十万的挂钟来得新奇,可看到吴亦凡认真而又温柔的目光,张艺兴又会觉得他在看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房间,而是自己的过去。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见证了张艺兴的成长,是吴亦凡未曾参与过的岁月,所以他才会格外专注。


要说最特别的地方应该是朝南的墙面上内嵌了两个巨型书架,上面摆满了各个类型的书籍,有不同题材的小说书,有人物传记,有经典名著,这就不太像是高中男生的书柜了。刚关注张艺兴微博的时候,吴亦凡就发现他似乎特别喜欢看书,每次聊起文学来都眉飞色舞的。之前也听自己的母亲提起过,那次吵架张艺兴去陪她的时候说过自己想当作家。


吴亦凡着实有些好奇,“所以,有原因吗?”他躺回张艺兴身边,小孩依旧保持着仰躺的姿势,面向花白的天花。


“恩……”张艺兴眨眨眼睛,想了好一会儿,思忖的模样认真又可爱,吴亦凡撑着头,耐心地等待,“我说了你不准笑我。”小孩要求道。


“好,不笑你。”吴亦凡保证,嘴角扬起了特别宠溺的微笑。张艺兴转了转眼睛,却忽地伸出手去解吴亦凡的衣领,指尖划过凸起的锁骨,吴亦凡不由得心跳一滞,握住那只作乱的小手,声音暗哑,“干嘛呢你?”


对上那双深沉又暗潮汹涌的眼睛,张艺兴才意识到对方想歪了,“哎呀,你别乱想那些有的没的!”小学弟一边抱怨,一边抽回手,像是要证明自己不是在挑逗他一样,十分粗暴地扒开了吴亦凡的衣领,握住他颈间的项链。


那是他们认识的第一个圣诞节,张艺兴送他的第一份礼物。虽然在学校里偶尔会被班主任嘟囔说学生不允许戴饰品,但吴亦凡还是特别珍惜地挂在脖颈上,几乎从不拿下来。


“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喜欢龙吗?”张艺兴摩挲着挂坠的纹路,说道,“因为龙特别帅,特别厉害,小时候遇到一些害怕的事情的时候……恩,当然,不是什么大事,大概就是不想上学或者是进了新的班级,新的环境,难免有些紧张,我就想象自己心底住了一条龙,不管遇到什么,他都会陪我成长,保护我。然后,或许有一天,我自己也会变成一条龙,特别帅,特别酷的那一种……”


“噗——”吴亦凡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,不过比起帅和酷,他倒是觉得无论张艺兴变成什么都一定是特别可爱的风格。


小学弟听到笑声,气恼地嘟起嘴,“你笑了。”


“你的错觉。”吴亦凡硬撑着严肃的表情,嘴硬道。


张艺兴轻哼一声,直接抛去一个嫌弃的白眼,“反正我又不可能真的变成龙,也不可能变成杀手,就那种特别冷酷,特别有范儿的杀手,你知道吧?戴了副大墨镜,举了把枪,在暗处对着敌人哒哒哒,百发百中,从不失误……”小孩沉溺在自己的幻想里,越说越起劲。看着他眉飞色舞的模样,吴亦凡嘴角的笑容越发温柔,他仿佛从张艺兴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数纯净又闪耀的星星。


吴亦凡从不觉得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故事有什么魅力,可从张艺兴的嘴里跑出来却好像有无尽的感染力,让吴亦凡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守护他的每一个故事,每一个孩子气却又饱含纯真的幻想——因为它们来自于张艺兴纯净的灵魂。


“小说可以实现现实中所有不可能实现的事。”张艺兴说道,他抬起眼帘,直直地看进吴亦凡眼里,温暖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恋人的脸颊。吴亦凡从他眼中看到了满满的温柔和爱意,还有流露而出的珍惜,他覆上贴在脸庞上的手,只听张艺兴说道,“比如我想给你一个家,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
吴亦凡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张艺兴微微弯起眉眼,笑得温柔又纯粹,“和妈妈吵架的时候,有人安慰你,带你去吃冰激凌,和你开开玩笑,逗你开心;伤心难过的时候有人保护你,为你撑腰;我知道你和妈妈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也很开心,但我想要让你更开心,更幸福。现实里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改变,可我就那么希望……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,张艺兴起身慢慢地去亲吻吴亦凡柔软的嘴唇,相贴了数秒后,他又轻轻躺回床上,“现实不完美,但该有一个地方让一切都完美。”


张艺兴扬起嘴角,笑得灿烂又好看。


吴亦凡亲了亲他的嘴角,又嫌不够似地牵起张艺兴的手,放到嘴边去亲吻他的指尖。吴亦凡说不清此时此刻心中汹涌而动的情感,他不是那种会去想如果的人,他更贴近现实。在他看来,类似于“如果我有一个完整的家庭”这样的命题只不过是可笑的怨天尤人、自我欺骗,就和当时父母所谓的“为了孩子而不离婚”的借口一样,只不过是给自己添堵,生活需要往前看。


可他却想要保护好张艺兴期盼的每一个“完美”、每一份“美好”,想要守护住他的少年勾勒而出的童话。那不是对过去的否定,而是发自心底的对世界和生活的热爱,吴亦凡希望张艺兴永远那么美好,那么单纯——所谓单纯,并不是不谙世事的无知,而是懂得生活的不容易,却还能保持一颗赤诚的心。


这样的人应该被当成世界的宝物,保护起来。


“你说我是你的龙,对不对?”吴亦凡想起那时张艺兴说的话来。小学弟点点头,吴亦凡用拇指指腹摩挲过他的脸庞,“我会保护你,陪你一起长大,所以,宝宝,大胆地往前走,我在你身后,也在你心底。”他承诺道。


吴亦凡是认真的,即使知道如今的自己没有任何保障、任何能力去说这番话,可想要陪伴在对方身边的决心从未有过的强烈。


而就在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时,房门忽地被敲响,两人倒吸一口冷气,鲤鱼打挺般地坐直了身体,只听张妈妈的声音传来,“兴兴,吃饭了,叫吴学长一起出来吃。”


“知、知道了。”张艺兴赶紧回答,听见脚步声远去,两人才缓缓舒出一口气。方才的温馨气氛一扫而空,看到对方惊魂未定的模样,都忍不住笑出声来,撑在床上的手交叠在一起,相互勾弄着彼此的小指指尖。




tbc

软萌Xback:

【张艺兴巴黎时装周】
嗷 又是巴黎街头偶遇啊 太...太...太好看了

软萌Xback:

嗷 白嫩嫩奶呼呼的民国小少爷 好像又回到了二爷时期啊